<ins id='ibrdq'></ins><i id='ibrdq'><div id='ibrdq'><ins id='ibrdq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ibrdq'><em id='ibrdq'></em><td id='ibrdq'><div id='ibrd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brdq'><big id='ibrdq'><big id='ibrdq'></big><legend id='ibrd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 id='ibrdq'></i>

      <code id='ibrdq'><strong id='ibrd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ibrdq'><strong id='ibrdq'></strong><small id='ibrdq'></small><button id='ibrdq'></button><li id='ibrdq'><noscript id='ibrdq'><big id='ibrdq'></big><dt id='ibrd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brdq'><table id='ibrdq'><blockquote id='ibrdq'><tbody id='ibrd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brdq'></u><kbd id='ibrdq'><kbd id='ibrdq'></kbd></kbd>
    2. <span id='ibrdq'></span>
    3. <dl id='ibrdq'></dl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ibrdq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掙冥幣的男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子的阴阳口的样子_女子与狗_女子张腿男子桶免费

            隨著清明節的臨近,老徐的花圈壽衣店變得忙碌起來。今年,一種用金紙折的元寶特別受歡迎,但是得靠人工來折,而店裡隻有他一個人,他幾乎天天都要忙到半夜。本想招個人幫忙,可就這點活兒,給錢少瞭人傢不幹,多瞭他又嫌虧。

            這天,他剛折瞭三箱元寶,中午就全賣光瞭。有一個客人除瞭要一套壽衣和大量的紙錢外,還要一箱元寶,可老徐實在拿不出來,結果人傢什麼都不要瞭,他心疼瞭半天。

            傍晚的時候,店裡來瞭一個10來歲背著書包的男孩,個子不高,很瘦,臉色蒼白得像是一個病人。

            “請、請問,你這兒要雇人嗎?”男孩很靦腆,說話時微垂著頭。雇用這麼小的孩子,被人知道可不得瞭,這可是童工。

            老徐皺著眉頭打量起他,穿那麼好的衣服還用打工?那身耐克運動服,他孫子也有一套,得兩千多塊呢!想到這兒,老徐心裡很不是滋味,自從兒子死後,他已經有一年多都沒看到孫子瞭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。”見老徐斷然拒絕,男孩急瞭,說,“我不要真錢,你給我那個就可以。”男孩指著擺在櫃臺上的冥幣。老徐一驚:“你開什麼玩笑?去去,這不是你該玩兒的地方。”任他怎麼轟,男孩就是不走,眼巴巴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老徐不耐煩地說:“得得,算我倒黴,你是不是想給親人燒紙?我送你一些吧。”老徐拿瞭一個黑袋子,往裡面裝瞭些冥幣,遞給男孩,“給你,這些應該足夠瞭。”

            男孩卻不肯接,他看瞭看地上用來折元寶的金紙,拿起一張就折,老徐愣住瞭。沒過一會兒,一張金紙就被男孩蹂躪得皺皺巴巴,老徐實在是看不下去瞭,一把搶過來,說:“得這樣折。”

            教瞭好幾遍,男孩終於學會瞭。老徐瞇著眼看著男孩認真地折著金紙,嘴角一撇,心想,你願幹就幹吧!這兩天老徐經常熬夜,因此感冒瞭,吃完藥老是犯困,他靠在椅子上,沒過一會兒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等他醒來時已經是晚上9點瞭。沒想到男孩竟然還在,原本空著的紙箱子快裝滿瞭。老徐驚訝中帶著些驚喜,問:“你怎麼還在?不怕傢裡人著急?”男孩低下頭,小聲說:“我跟奶奶說去同學傢寫作業,我現在要回去瞭。”

            老徐猶豫瞭一下,從錢包裡拿出一張20元的鈔票遞給他,男孩卻說什麼也不要,眼睛一直盯著冥幣。老徐見狀,試探地問:“你真的隻要冥幣?”男孩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“這可是你自己要的,別回頭說我欺負你。”老徐邊說邊把剛才裝好的黑塑料袋遞給男孩。男孩低著頭說瞭聲謝謝,然後又說自己叫楊小莫,明天晚上還會過來,說完轉身就走,也不管老徐同不同意。

            隻是兩三個小時,又不用給錢,應該算不上雇用吧!頂多是幫忙,老徐這樣想。

            一連幾天,楊小莫總是在晚上7點左右過來。進門也不多說話,坐下來就開始折元寶。老徐有時覺得無聊,想跟他聊聊天,問三句也回不瞭一句,弄得老徐後來也懶得再開口瞭,兩人默默地各幹各的活兒。

            楊小莫離開時,老徐會給他兩小捆冥幣。每當這時候,楊小莫的表情都變得有點詭異,像是興奮,又像是痛苦。漸漸地,老徐心裡多瞭一種說不出的感覺,怪怪的。

            這天,老徐忍不住問:“你能不能告訴我,你要這麼多冥幣幹嗎用?就算是上十座墳都夠瞭。”

            楊小莫的嘴唇輕輕動瞭動,但是沒說話,他把冥幣塞進書包,往門口走去。在他開門離開的瞬間,老徐發現外面下起瞭雨,他猶豫瞭一下,拿起靠在墻根的一把傘追瞭出去,然而門外已沒瞭人影,怎麼走得這麼快?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下雨的關系,平時人車如流的街道此時靜得嚇人,老徐不由自主地打瞭個冷戰,慌忙返回屋裡。

            自從開瞭這傢店,老徐幾乎是吃住都在這裡。楊小莫走後,他簡單地吃瞭點東西,打開電視,邊看邊折元寶。電視裡正在播放一部鬼片,老徐看著看著,後背突然躥起一股涼意,身子越來越僵硬。

            鬼片裡講的是一個鬼到陽間打工掙錢,那個鬼每天天快黑時出來,不要真錢,隻收冥幣。怎麼跟楊小莫這麼像?以前他聽人說過,壽衣店陰氣重,容易招來不幹凈的東西,所以兒子死後他決定開這個店,他覺得這樣能離兒子近點。

            現在想想楊小莫一直以來的表現和他毫無血色的臉,那真的不是一個正常十來歲孩子該有的臉色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楊小莫像往常一樣準時出現在老徐的店裡,老徐坐在離楊小莫最遠的地方,眼睛緊緊地盯著楊小莫,越發覺得他不像正常的孩子,因為他太沉默瞭。

            8點,楊小莫把最後一個折好的金元寶放進箱子裡,站瞭起來,看著老徐,打算離開。老徐心頭莫名地一顫,忙拿起兩捆冥幣裝進黑袋子輕輕地扔在楊小莫面前的箱子上。楊小莫拿起袋子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老徐想瞭想,跟瞭上去。老徐的店開在老城區,往西走就是城裡,往東走就是郊區,而楊小莫走的方向正是郊區。他們來到一個叫林莊的地方,借著月光,老徐眼看著楊小莫走進瞭一片樹林。他不敢再往前走瞭,心裡有說不出的恐懼。老徐倉皇地逃回壽衣店,反鎖上門。這一夜,他一直睜著眼到天亮。

            怕楊小莫再來,老徐在下午3點的時候就關瞭店門,他在公園坐瞭幾個小時,直到過瞭8點才回店。回去後看到店門上貼著一張紙條,上面寫著:“爺爺,您去哪兒瞭?”老徐眼前一暗,不由得又緊張起來。

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幾天,老徐天天這樣躲出去,回來時門上都會貼著一張紙條,每次的內容都不一樣,起初是疑問,後來卻變成瞭關心。

            老徐有些鬱悶,這要躲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?這天早上,店裡突然來瞭一位中年女人,她把一個紙箱扔到老徐面前,怒氣沖沖地說:“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壞?連孩子都要騙,也不怕將來下地獄!”

            老徐被她罵,感到莫名其妙,傻傻地看著從紙箱裡滾出來的幾十捆冥幣。“你是?”老徐驚訝地問。女人看起來很瘦,臉色跟楊小莫一樣蒼白。

            “我是楊小莫的媽媽,我昨天才知道小莫天天到你這兒幹活兒,你竟然拿冥幣來糊弄他,你還是不是人呀?”女人說話很不客氣,老徐急瞭,讓她把話說清楚。

            從女人的話裡,老徐終於明白瞭,楊小莫的媽媽為瞭掙錢養傢,顧不上管他,他就以去同學傢寫作業為由,偷偷到老徐的店裡打工,她還說傢裡人都活得好好的,要冥幣沒用,讓老徐給她換成真錢。

            老徐沒辦法,拿出三百塊錢,她嫌少,老徐隻得又多給瞭兩百,她這才不情不願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老徐自嘲地笑瞭笑,虛驚一場,這世界上哪有什麼鬼神,都是自己嚇唬自己。看來也沒必要再躲瞭,這些日子耽誤瞭不少生意,一想到這個他就心疼。

            下午4點半,楊小莫又來瞭。他的臉上流露出擔憂:“爺爺,這些日子您上哪兒瞭?您沒事吧?”

            老徐尷尬地搖瞭搖頭,說:“哦,對瞭,你以後還是別來瞭,否則你媽非把我這兒拆瞭不可。”

            楊小莫沮喪地“哦”瞭一聲,聲音很小,像是在自言自語:“我把冥幣藏在我傢後面的樹林裡,還是被媽媽發現瞭,結果全拿走瞭,要是早點燒給爸爸就好瞭。”他失望的樣子讓老徐有點不忍,順手拿瞭幾捆冥幣裝進黑塑料袋要送給他。楊小莫卻搖瞭搖頭,說:“這恐怕不夠。”老徐啞然失笑,問:“那你想燒多少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奶奶說,我爸爸喜歡錢,得給他燒好多好多,他才不會去拿別人的錢。所以我要掙好多的‘錢’燒給他,可是,我媽媽不許我燒,她說他不是我爸爸。”

            老徐苦笑:“你還想在我這兒幹?這可不行,算瞭,算我倒黴,這些都給你吧!你以後別再來瞭。”他把楊小莫媽媽還回來的一箱冥幣全給瞭楊小莫。

            見老徐如此堅決,楊小莫臉上流露出失望:“我不白要,這些‘錢’算我借的,我以後一定會回來還的。”

            楊小莫真的不再來瞭,店裡又剩下老徐一個人。打那之後,每到晚上7點,他都會不由自主地往門口看,總感覺像是少瞭點什麼。

            清明節這天,老徐去給兒子燒紙,在墓地裡意外地看到瞭楊小莫,他的面前有很大一堆還帶著火星的灰燼。老徐看瞭看他,又看瞭看墓碑上的字,楊遠山,這不是上個月剛剛落馬的副市長嗎?當時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,說這位副市長知道自己要被紀委調查後,偷偷賣瞭傢裡所有的房產,帶著錢和小三開著車準備跑路,結果不幸遭遇車禍,當場死亡。楊小莫的媽媽受到牽連,被單位辭退,現在的她在郊區租房住,靠到處打工掙點小錢。

            難怪楊媽媽會恨楊遠山,也難怪楊小莫要那麼多冥幣。老徐鼻子一酸,淚水濕潤瞭雙眼。

            楊小莫看到老徐愣瞭一下,問:“爺爺,你也來燒紙?”

            老徐說:“是,和你一樣,我也要燒很多很多,這樣他就不會再覬覦別人的東西瞭。”老徐說這話時,眼睛看著面前的墓碑,那是他兒子的墓碑。兩年前他的兒子還是風光的局長,因為貪污東窗事發,跳樓自盡。兒媳受不瞭別人的白眼和嘲諷,帶著孫子去瞭別的城市……